Menu

《壹周刊》刊出报道称霸王洗发水含有二恶烷致癌

一位不愿具名的零售行业人士告诉记者,据他了解,霸王在当年的二恶烷事件之后,跟渠道的谈判能力日益减弱。记者试图向汪亮求证这一点,但他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一问题。“我只能说,这就是商业。”汪亮在电话里笑称。

2009年,霸王集团登陆港交所,募得资金16.66亿港元。有了钱的霸王开始不满足于洗发水主业,2010年4月,霸王集团推出凉茶业务,同年6月,“霸王凉茶”开始在市面上销售,至2010年年底,霸王凉茶网络已覆盖全国。

接下来,霸王将把主要精力回归并专注于中草药防脱领域,并且打算将目标受众定位在80、90群体。理由是,如今生活压力和环境污染造成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有脱发现象。

“这个duang对霸王的品牌形象肯定有负面影响,但我们也没办法。”汪亮说,只是一个搞笑的事件,“那大家开心,笑一笑就完了,我们何必追究。这个事情跟壹周刊的诽谤报道完全是两个范畴。”

堂堂“中药世家”为什么如今沦落?“时运不济,倒霉。”日化专家冯建军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但这种倒霉并不是偶然,跟他自己的经营有很大关系,老板也有责任。”$pager$

图片 1

谈duang事件:“大家开心就好”

“像宝洁、联合利华这些品牌比较有钱,开得起工资,往往会雇两个人甚至三个人来做推销,有时候甚至光摆放货架就单独再配置一个人。”段姓经理说,“霸王就一个人,推销、摆货都由这一人来,人力成本是减少了,但也损失了客流量。”

“主要原因还是从洗发水跨界做饮料这个跨度太大了,会令消费者排斥,市场不接受。”冯建军分析认为,决策层的失误加速了霸王的没落。

据了解,霸王正在试图通过调整产品形象、以及后续进行的一些公益活动来“光复”霸王品牌。

在案件进行中的2012年,《壹周刊》提出要求霸王集团提供财务资料以证明其要求赔偿的额度合理。2013年,香港高院驳回《壹周刊》这一请求,并判由《壹周刊》承担诉讼费用。但其后一年多内,该案件再无实质性进展。

3月10日,在西城区一家“物美”大型超市,霸王洗发水正在进行促销活动,但记者在促销货架前等候许久,未见人前来推销。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霸王的推销员“今天下午休息”。

段姓经理向记者介绍,超市货架分为“正常货架”和“促销架”。根据品牌厂商跟超市总部签订的协议,不同品牌在“正常货架”上常年占据的位置大小是固定的,“长宽高都有要求,多出一点都不行”。

5年前,《壹周刊》刊出报道称霸王洗发水含有二恶烷致癌。虽然该指控迅速得到来自国家质检总局的澄清,但对霸王造成的影响已不可挽回。霸王发布的最新业绩预告显示,2014年将继续亏损。这将是2010年“二恶烷”事件以来的第5个年度亏损。

3月11日,汪亮专程去往香港,作为曾经《壹周刊》报道霸王洗发水“二恶烷致癌”事件的当事人之一,他为公司起诉壹周刊诽谤案出庭作证。香港法庭近日对该案进行正式公开聆讯,这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即将迎来终结。

二恶烷事件发生前的2009年,霸王集团盈利3.64亿元;2010年,霸王集团亏损1.18亿元。2011年,亏损扩大至5.58亿元;2012和2013年,霸王集团业绩分别为-6.18亿元和-1.44亿元。今年1月份,霸王集团发布2014年年度业绩预告,预计将继续录得经营净亏损。

《壹周刊》刊出报道称霸王洗发水含有二恶烷致癌。□新京报记者 张泉薇 北京报道

记者看到,跟“宝洁系”和“联合利华系”动辄一款产品便占去两三个货架的强势表现大为不同,曾红极一时的“霸王”洗发水,被挤压在约不足1/3货架的狭窄空间内,如不仔细寻找甚至容易擦肩而过。

3月11日,新京报记者从霸王集团得知,霸王集团起诉香港《壹周刊》的案件于香港法庭公开聆讯,不日将有判决结果。

2011年,霸王凉茶销售收入录得1.67亿元,2012年,凉茶销售收入1760万元;2013年,凉茶收入79万元,亏损200万元。霸王集团采取止损措施,宣布砍掉凉茶业务。

新春开年,沉寂已久的霸王集团因为热词“duang”再度引发关注。有网友将成龙当年给霸王洗发水做代言的视频音频加以剪辑,上传网络。经过剪辑的视频中,成龙说“拍完加特技,头发duang很黑很亮很柔”……该视频在引发爆笑的同时,顺带将霸王集团又“黑”了一把。

《壹周刊》刊出报道称霸王洗发水含有二恶烷致癌。日化专家冯建军认为,霸王应该从2010年二恶烷事件中吸取危机公关方面的教训。“当时二恶烷事件出来之后,霸王的处理方式比较傲慢,没有第一时间作出回应,任由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程度。”

记者在家乐福、沃尔玛等大型超市看到的情况大体相似:霸王货品上架数量少,也未被摆放到“黄金位置”,没有推销员的热情推介,往往只能自行选购。

“霸王集团的地面销售员被当时业内称为‘霸王花’,巅峰时期,全国各大商超有超过9000名霸王花。”日化专家冯建军回忆鼎盛时期的霸王,“在当时,霸王广告营销加地面推销的模式可以说是国内日化行业的一个标杆,是大家学习的对象。”

以此事件为转折点,红极一时的“霸王”品牌开始迎来噩运。2010年下半年,霸王洗发水营业额降幅高达63.2%。

据了解,此次霸王集团聘请的律师为香港著名“大状”鲍永年。此人在当地律师界极具声望,曾为章子怡递交诉状,并代理过大量诽谤案。汪亮告诉新京报记者,此次官司如果胜诉,对于霸王来说,将无异于一场翻身仗。$pager$

《壹周刊》刊出报道称霸王洗发水含有二恶烷致癌。当被问及当时公司为何考虑做凉茶时,汪亮承认,上市募到钱后,公司也想试水多元化。当时,王老吉们正在全国市场火爆销售,市场形势看起来“一片大好”。“现在来看,我们认为2010年过后,我们的精力确实有所分散,没有专注于主业。结果主业突然遇到危机,凉茶也没有做起来。”

喊冤近五年 官司将完结

诉壹周刊案香港聆讯,欲借机翻身,业内称“难”;曾推凉茶业务,因连年销售额下滑,被迫砍掉

《壹周刊》刊出报道称霸王洗发水含有二恶烷致癌。在冯建军看来,霸王集团“老板的责任”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其曾大举进军凉茶业务上。

重振“霸业”恐非易事

现实远比憧憬显得严峻。产销量大幅削减、市场占比急速下滑,业绩已经入冬五年的霸王,能否借一个胜诉光复“霸业”?

这个视频并没有像成龙版“duang”视频那样引发大量关注,但汪亮认为,这是团队在公关和营销手段上的一种新尝试。

同年,霸王集团向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,控告《壹周刊》报道存在“恶意中伤、诽谤”,要求《壹周刊》赔偿损失5.6亿港元。

时隔五年,港股上市公司霸王集团再一次进入公众视野。

霸王集团称,接下来,霸王将通过一系列行动重塑品牌形象。

这一愿景,在零售业内人士看来并非易事。“其一,洗发水作为一种可替代性很强的消费品,消费者可以有的选择太多了。其二,许多人直到如今提起霸王还记得‘出过事’,负面印象很难消除。”前述零售行业人士称。

■ 相关

该超市一名负责日化的段姓经理告诉新京报记者,与宝洁、联合利华等强势日化品牌不同,霸王的推销员在该超市“只有一个班”。

“胜算有多大?这个现在没法讲,因为律师有要求”。3月12日,上市公司霸王集团公关总监汪亮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信心肯定是有的,相信这次我们能沉冤得雪。”

“这五年磨难,应该让霸王学聪明了。”前述零售行业人士认为,霸王的现状已不能和当年同日而语,营销和公关手段上,也没有了当年强势的底气。

“2012年,王老吉和加多宝两家打商标权官司,老大和老二打架,伤害的是老三老四老五。”汪亮以此总结霸王凉茶业务大幅滑坡的原因。

“中药世家”已没落

此前有媒体报道称,由陈启源、万玉华夫妇掌控的霸王集团,家族气息浓厚,“决策体系混乱,不系统,管理上不职业。”对此,汪亮予以否认。“企业做得好的时候,为什么不说是家族企业?做得不好了,就是家族企业导致的?”

自2010年“二恶烷”事件后至此次公开聆讯,在等待胜诉的5年间,霸王集团多次试图挽回品牌形象,但无力回天。

不光对duang持宽容态度,霸王集团的公关团队甚至趁“duang”正被热炒,迎合热点赶制了一则“自黑”视频趁机营销。

2010年7月14日,《壹周刊》刊登报道称,霸王洗发水含有致癌物质“二恶烷”,该报道一经面世立刻引发市场震动。尽管几天后,国家质检总局便在官网上发布公告,表示“霸王相关产品的抽检样品中,二恶烷含量水平不会对消费者健康产生危害”,但经此风波引发的负面影响已“根本停不下来”。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